alex19860931

夕阳最美的时候的一张照片

Yee 一只眼睛做梦:

【南京眼】

夕阳最美的时候在拍之前一张照片,天色暗下来,桥上的灯倒是亮起来了,人多到爆。

专出恶片的金蓝偏振把红色勉强搞出来一点点···

无奈坐地上拍了一会儿回来堆栈+涂涂抹抹,想找个没人的日子估计是不太现实。

滇金丝猴,这是地球上最大的猴类,又是地球上海拔分布最高的灵长类动物。

FEI的精神病咖啡馆:

今天画的是滇金丝猴,这是地球上最大的猴类,又是地球上海拔分布最高的灵长类动物。他们个个长得人模人样,面宠白里透红,并拥有令人心动的美丽红唇,一口白牙排列整齐,堪称世间动物最美之一,奉之为云南这一世界动物王国中皇冠上的明珠当之无愧。

世界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的,非常赞同这句话,表示自己待人友善却还是会遭受莫名其妙的恶意

春小小山:


@FStrawberry3

[吞雪]吞先生的应急公关

世界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的,非常赞同这句话,表示自己待人友善却还是会遭受莫名其妙的恶意

枢衡:

又傻又白,两个人互相算计的故事。


全靠幻想




***


  在歇工的空当,吞佛童子成功帮助剑雪注册了社交网络账号。虽然演员日程安排紧凑,各类通告与工作也叫人忙不过来,但偶尔给粉丝们分享自己日常生活的点滴也不失为一种减压方式——吞佛童子说话向来义正言辞,两个人挨在一起,四周是场务人员的嘈杂交谈,全然没注意到杂物堆放的角落响起的轻微快门声响。


  剑雪看着内容输入框,思考半天,似乎不知道写些什么。毕竟他刚才在吞佛童子的大力推荐下还是表现得颇有些抗拒,甚而反驳吞佛童子的言论并称其为“旺盛表达欲的欲盖弥彰”,话里话外都透露出遗世独立、对网络社交平台的无感。


  “就算你不感兴趣,也可以把账号交给工作室打理,你就当作是省时省力固粉手段吧。”吞佛童子说道,“综艺节目、社交平台,两害相权取其轻,反正你哪都不去,不如挑个轻松点的活干。”


  此话颇有道理,堪称情真意切。剑雪并非油盐不进的顽固守旧派,他歪了歪头,写下了这个社交账号的第一条动态: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。


  这话多少暗藏了些对吞佛童子反常热情的谴责。剑雪同吞佛童子同是一届表演系出身,天资卓越外加敬岗爱业,两人近几年也在演艺圈混得风生水起,只不过二者签约公司不同,行事风格也大为迥异,剑雪除了接受访谈外一概不出席娱乐活动,一丁点私人生活的轨迹也没向大众透露;而吞佛童子倒是积极响应公司安排,敞开了膀子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里遨游,戏里戏外都博了个极好的眼缘。思及此,后者面不改色,掏出手机登上自己账号,熟练的转发剑雪的动态并写上:九霄龙吟,风云际会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
  此举可有效为剑雪的账号拉来关注度,吞佛童子的售后服务还是做得相当贴心。这点无聊的把戏不过是午休时的插曲,磨蹭了一阵,正赶上下午开工,剑雪把手机揣进外套口袋,说了声回见,便转身朝拍摄场地走去。


 


  这是剑雪和吞佛童子第一次合作拍戏,虽然大学时代的关系还不错,但毕业后辗转一番业已淡漠,倒非同行相轻,只不过有了些利益牵扯,再加上久未联系,老同学被丢在记忆的灰尘堆里也不过世事寻常。半夜收了工,剑雪有些疲惫地洗完澡躺在床上,望着酒店房间落地窗外的夜景出了会儿神,又鬼使神差地摸来扔在床头的手机。


  一旦建立起与世界的联系,这种神秘感与未知的体验就像某种深海怪物的嘴,就连剑雪也变成了游荡在海水中而被吞吃入腹的浮游生物。他登上今天刚注册的账号,先前还空空如也的消息栏此时已经爆满,粉丝数也一路激增,网络时代的热情无声地扑面而来,混合着冷风,如同隐形浪潮。他颇感新奇地翻着转发评论,留言的过客大多是因吞佛童子的推波助澜而来,也有不少欣喜地表示自己是剑雪忠实观众的粉丝留言,在人头攒动的热闹中,有个特别的情况引起了剑雪注意。许多粉丝在激动地表达内心兴奋之后还顺带@了同一个账号,“一剑封禅”——单就字面意义而言,倒是相当有些侠肝义胆的名字,剑雪好奇地点进此人的主页,里头的内容着实令他惊讶了一番。


  一剑封禅的个人主页中发布的几乎都是与剑雪有关的资讯,除了访谈与作品宣传外,还充斥着不少街拍和片场照,剑雪都不大清楚这些照片是何人所拍,有些时候的自己甚至正对镜头,可是印象中却从未记起有这么一位贴身摄影师。他内心很是疑惑,还以为自己被哪位娱乐记者盯上了,好在一剑封禅配图时都有注明图片来源,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探班时留念所摄,甚至此人还上传过几张跟剑雪经纪人一莲托生的合影,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狂热狗仔。往前翻找,剑雪还看到了些一剑封禅发的粉丝活动照片,他自己的身影也翩然其上。一剑封禅顶着头深棕色的短发,黑框眼镜的遮掩叫人看不清他的眼睛,他身形瘦削,纵然在人群中也有莫名的吸引力,笑容神采飞扬,总让剑雪有些熟悉感。


  此人的关注者众,从留言评论中看得出都是剑雪所不知晓的热情粉丝,剑雪花了一点时间总算搞明白,一剑封禅这个人的存在,似乎算是他粉丝后援会会长一类的角色。


 


一剑封禅更新于4/25:发布会完美结束,辛苦各位了。阿雪今天在上妆的时候找了十分钟手表,最后想起自己根本没带出门……吞佛把自己的借给他了。


  XXX:哈哈哈,剑雪在花期上门儿清,分分秒秒倒不大上心~


  XXX:手表还行,就是不大衬剑雪,吞佛童子干嘛老用红白红白的东西啊?剑雪可是个绿色系,他俩一点也不搭,真不知道我们家阿雪干嘛要跟他合作,两家公司本来就有矛盾……一莲托生也不争取一下,真是的。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咳。别在外头这么说。


  XXX:封哥!下个月十号接机的物料已经安排下去了,还要加点什么吗?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不用。T恤有点难看,先压着别发出去了。


  XXX回复了一剑封禅:行程安排表出来了,好像异度魔界安排吞佛童子跟阿雪一班机……(一句脏话)人家的粉丝恐怕要淹了安全通道。再从分会叫些人?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……嗯。


 


一剑封禅更新于6/12:正式开机。阿雪状态不错,武指老师也一直夸他。收工时发现小腿有擦伤,后勤小姐姐已经帮阿雪处理好伤口了。下午继续开工![图片][图片]


  XXX:阿雪身手一直棒!


  XXX:估计拍戏太投入了都没发现受伤了,心疼……


  XXX:封哥抓拍的?阿雪拿剑超帅啊!舔舔


  XXX:哇看起来这部剧武戏挺精彩的,不知道跟阿雪之前那部《鸠槃传》比怎么样。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jpz出道作了,超越经典有点难。不过看剧本安排,分给阿雪的资源真心不错,可以扩充一下剪刀手素材库。


  XXX回复了一剑封禅:牛逼啊会长!这次保密性还挺高的,你又搞到剧本了?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哼哼。


 


   剑雪一边看一边自顾自笑起来,这个后援会会长看样子人脉广、手段强,而且密切关注着剑雪的行踪,也不知哪来这么多精力。除了些粉丝抱团发言(顺便一提,这个团体给自己取名球藻,难道源自剑雪微微蜷曲的茂密头发吗?),一剑封禅还转过不少揶揄他侵犯艺人隐私的指责,口水架打得不亦乐乎,这又是剑雪所无法理解的另一部分粉丝文化了。总而言之,剑雪看了一圈下来并未觉得被冒犯,他打了个呵欠,笑意渐浓,习惯性地检查了一遍收件箱,便缩进了被子里。


 


  “这么早啊剑雪。”月无波有些眼部疾病,平常都带着墨镜,这让她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,“袭导都还没来呢。”


  “习惯早起了。”剑雪脱下外套,坐在小马扎上翻看着剧本。


  月无波笑了笑,说去给他弄杯热水,转身离去的时候恰见吞佛童子迎面走上来,便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。后者留着及肩的红色头发,用发绳扎了个小辫等着上妆,不服帖的碎发在鬓间摇来晃去,搭配着黑色工字背心,整体形象很能唬人。


  他拖来个矮凳坐在剑雪旁边,瞥了眼他正在摆弄着的社交平台,出声嘲弄道:“阁下态度落差之大,可见现代网络技术之发达啊。”


  剑雪头也不抬:“我不是刚出土的文物,接触新鲜空气不会死。”


  吞佛童子耸耸肩,没趣地啃着自己的早餐,旁边的剑雪却“咦”了一声,将吞佛童子的注意力又招揽了过去。


  “你看这个。”


  举到吞佛童子面前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则娱乐新闻,配图是几张昨日吞雪二人挨在一起研究社交账号的场景,光线充足、像素清晰,并不像躲在哪个旮旯偷拍的。配文就更劲爆了,吞佛童子的视线停留在“耳鬓厮磨”等暧昧用词几秒,细长的眉毛不出所料地皱了起来。


  吞佛童子:“这措辞水平也太低了。”


  剑雪:“关注点应当不是文学素养。这新闻看起来有意针对你。”


  吞佛童子抬眼看他:“哦?为什么是我?”


  剑雪:“因为几乎拍的都是你的正脸,明显在刻意引导。”


  闻言吞佛童子又品味了一下这几张照片,虽然在场的两个当事人都心知肚明没发生什么,不过从照片上怎么看怎么像一对小情侣在午休间隙卿卿我我,甚而从借位角度而言确实像在干柴烈火地亲吻彼此,气氛一时静默了。最坦荡的人反而是剑雪,他似乎毫无身为清名受玷污的当事人的自觉,只见他收回手机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。”


  “……”吞佛童子嘴角抽了抽,而后扬起个微笑,“彼此彼此。我会让公司处理这事的。”


  可惜事与愿违,还没等到异度魔界的辟谣,网上又沸沸扬扬地将此事炒热了。在这条花边新闻爆出来后,又有好事者收集了剑雪与吞佛童子大学期间的资料,两人不仅同班,还是老乡,各位匿名校友提供的旧照片上两人皆是出双入对勾肩搭背,甚至有人意外发现了剑雪在大学期间所发表的阐述两性关系的论文,其中不乏精彩发言,令大众更为想入非非——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青春年少时为爱对抗世俗流言的狗血酸爽情节?一个爱而不宣,一个爱得隐忍?而多年后,你我都已不是当年的天真少年,在长久的社会压力下,终于有一方的真心破茧而出,决意将心迹袒露?


  ……总之,花样的猜测让事实真相往越发不靠谱的地步发展,等到剑雪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之后再次拿起手机,他和吞佛童子在社交平台上几乎要发展成一对怨侣了。剑雪边看边笑,这事于他而言没什么所谓,异度魔界为了吞佛童子的形象自然会竭尽全力地撇清楚,尽管剑雪身为当事人,却没什么真实感觉。


  他翻着八卦的转发评论,毫无意外地看到了一剑封禅的身影。


 


一剑封禅:挺搞笑的,剑雪会看上吞佛童子?嘻嘻嘻,能不能吐掉嘴里的安眠药再说话?不捆绑不会做人了吧,真是异度魔界事业粉一贯嘴脸,我们家剑雪本来就特有自己的想法,靠自己的实力打拼到现在的咖位,现在不过合作了一部戏就迫不及待蹭热度,真是比买水军划算~


  XXX:会长牛逼


  XXX:会长牛逼


  XXX:封哥牛逼


  XXX:会长英勇冲锋当脸T了!


  XXX:有病,哪来的毒唯脸大摊饼diss吞佛,你家才是不捆绑不成活,十八线还来倒贴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XXX:哦,你家吞佛到手有几个奖?新戏合作还不是给剑雪当陪衬?雪粉一向对你们客气,这下蹬鼻子上脸了?我明白的比你多得多,你想不想知道吞佛有没有胸毛啊小腿毛?


  XXX回复了一剑封禅:恶心


 


  发展到这样的骂战,吞佛童子着实是无辜了,剑雪想了想,坦荡荡地留下了评论。


 


  剑雪无名:吞佛童子,人还不错。捏造事实,没有必要。


  XXX回复了剑雪无名:剑雪!!!!!!


  XXX回复了剑雪无名:啊啊啊啊阿雪出现啦!


  XXX回复了剑雪无名:天哪封哥快别战斗了阿雪翻你牌了@一剑封禅@一剑封禅@一剑封禅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剑雪无名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 剑雪无名回复了一剑封禅:?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剑雪无名:这么晚还不休息?


  XXX:操,会长不要突然装温柔男好不好,平常最像毒唯的就是你这个男粉,阿雪看这边我爱你!!!!ლ(′◉❥◉`ლ)


  XXX:捕捉阿雪!!!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剑雪无名:别理这些人,明天工作量大,早点睡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剑雪无名:晚安!


 


  临近八月,气温骤升,瓢泼大雨后的万里无云叫人闷热得浑身瘫软,值此高温天气,剧组不得不暂停了拍摄进度,剑雪收拾好行李,才抬脚出了门,正好看见吞佛童子跟袭灭天来导演商量着什么。袭灭天来的神情有些怪异,说不好是幸灾乐祸还是嫌弃,商谈的结果看起来还算尽如人意,袭灭天来最后挥了挥手,意思大概是随吞佛童子去了。


  合作拍戏也有小几月,剑雪见吞佛童子孤零零杵在那儿也不知想些什么,便上前搭话:“要留下来?”


  “这边天气太干燥,我可不想长待,你不是都要走了么。”吞佛童子看了他一眼,低声笑道,“不过当年我们跑去南边上学的时候却嫌天气潮湿,现在又呆不惯北方,真是两头碰壁,四海飘零。”


  剑雪自觉没他说的这么矜贵,避暑纳凉乃人之常情,何必扯这些有的没的。前段时间轰轰烈烈的绯闻还在发酵,吞佛童子倒是不咸不淡地出来澄清了几句,可惜覆水难收,在旁人眼里,横竖看来都有些遮遮掩掩的意味。其实他的情感世界如何,更多的存在意义只是作为大众的谈资,茶余饭后说起这件有前因后果的情感纠葛,枝蔓横生而出的种种猜测才是使人颇感有趣的讨论过程。至于吞佛童子是否真的对剑雪抱有别样情感,如今又有谁真正明白呢?


  吞佛童子说话向来都带着冷冷的嘲讽,剑雪微微一笑,又说道:“有这么戏剧性么?我们没有粉丝眼里想的那么孱弱,也并不十分完美,作为她们倾诉爱意的形象,戏里戏外,是真是假,委实难辨。”


  “流言可不要当真啊。”吞佛童子嘲弄道,“享受素未谋面的支持者爱戴的同时,也要承受不知名人士的唇枪舌剑。”


  剑雪凝视着吞佛童子,过于专注的视线使得吞佛童子下意识地皱起眉,但随即又放松下来,他抬起手,又放下了,只从容说道:“算了,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见吧。”


  “嗯。”剑雪点点头,淡淡说道,“如果有事找我,联系一莲托生先生。”


  吞佛童子看着剑雪离去的背影,哼着歌从宽大的裤兜里掏出了早先助理递交给他的存储卡。这里面储存了什么图像,实在不得而知,吞佛童子将它扔在地上用鞋跟碾碎,而后踢进了路旁的沙石之中;很多年后,它或许会随着雨水冲刷流进湖海里,再沉入深深的淤泥底部,反射微光的石砾、膏肥的蟹、湿滑的水草,会将其掩埋在比此地更深处。现在,它装在吞佛童子的心里——还有与之相关的一切,流言、猜测、算计……剑雪以后也许会得知真相,也许永远不会知道,这取决于吞佛童子是否目的达成,“是非成败转头空”。


  他掏出手机,给一莲托生发了条短信:一剑封禅是我的账号。怎么了?


 


  短信提示音把剑雪的目光从车窗外飞逝的景色上拉回来,他阅览着信息,脸上挂着奇妙的微笑,看得坐在旁边的一莲托生心里发毛。


  “这人是你的热情粉丝,各种活动都组织得积极得很,”一莲托生摇了摇扇子,“他联系上我,沟通了一下,说是只想掌握些你的工作安排。这嘛,倒也没什么,反正他工作能力挺强,哈哈哈。”


  剑雪似笑非笑地回复了一条信息,而后望着一莲托生:“你不知道?”


  “我?我知道什么?”一莲托生耸耸肩,全然一副无辜面貌。


 


-完-


 


 


小番外:


一剑封禅更新于1/21:最近有点事要忙,可能一段时间都不更新了。各地分会长已经商量好了具体事项,回见[图片][图片][图片][图片]


  XXX:封哥辛苦了!!先给你拜个早年!


  XXX:封哥去哪啊?


  XXX:哥放心去吧我们不会掉价的!


  XXX:说得会长不回来了似的……


  青山依旧在:戒指到了。回来煮饭。


  一剑封禅回复了青山依旧在:哦。


  XXX回复了一剑封禅:?????


  XXX回复了一剑封禅:???????



世界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的,非常赞同这句话,表示自己待人友善却还是会遭受莫名其妙的恶意

蓦然白里小三黑:

荒芜的风中有诗句

世界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的,非常赞同这句话,表示自己待人友善却还是会遭受莫名其妙的恶意

费宁克思:

Shining Smile

 

在高原上,阳光下的一湾微笑。